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者的野心与无奈:特斯拉降价背后的动力电池之战

2021年第一天,当国产特斯拉Model Y 因降价迅速站上舆论风口之时,考验也随之而来——在“10小时订单破10万辆”的传闻下,特斯拉的产能否抗压将直接影响新车的及时交付。

1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一位特斯拉销售人员咨询获悉,“若现在立刻下单,Model Y的交付到手最早也需要等到今年三月底。”而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 将在本月开始交付。

近些年来,特斯拉被业内视作“价格杀手”。一降再降的新车价格所引发的市场反响更是在国产Model Y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较预售价下调十多万的价格,成为许多消费者口中的一份“大礼”。

特斯拉之所以敢打“价格战”的背后,正是由于其近些年来电池成本的快速下降。然而,特斯拉能因电池降本而敢于降价抢占车辆订单,却也可能因电池供应不及时而制约其车辆产能的进一步扩大。

在去年特斯拉“电池日”上,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承认,特斯拉经常因新车和电池设计以及制造工艺还没有完全成熟,而错过生产目标。

追赶的王者

北京时间2020年9月23日凌晨,马斯克如约出现在27万网友面前。彼时,他对外介绍了特斯拉未来的计划,特别是大幅削减电池设计和制造成本。因此外界称这场发布会为特斯拉“电池日”。不过,这场发布会并不能满足外界对该公司的期待。甚至,部分机构会后的直接评价是,“有些预期落空了。”当天,特斯拉股价收跌,市值缩水超过1500亿元人民币。

特斯拉“电池日”之所以备受外界关注,在于这家身为新能源汽车的王者,在动力电池领域却还是一个追赶者。这是马斯克的心头之痛,也是外界认为特斯拉目前正在凝聚的最大野心:实现新型电池的自产。

根据计划,特斯拉将在2022年实现100GWh动力电池的自产,2030年,这一数字将升至3TWh。“倘若这一目标得以实现,特斯拉不仅能解决自身车辆所需要的电池供应,而且可以向其他汽车厂商供应电池,一举两得。”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报道记者。

事实上,目前特斯拉正在加快自己追赶的步伐。

2020年12月29日晚上,国内A股上市公司雅化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雅安锂业与特斯拉签订电池级氢氧化锂供货合同,约定从2021年起至2025年,向特斯拉供应价值6.3亿美元至8.8亿美元的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这份大单,直接导致雅化集团股价实现两连板。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特斯拉首次向中国企业采购电池级氢氧化锂。早在2018年,国内最大的锂化合物生产商赣锋锂业便宣布其与特斯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约定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可延期三年),向特斯拉指定电池供货商供应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年采购数量约为该公司该产品当年总产能的20%。

不同的是,赣锋锂业的供应对象为特斯拉指定电池供货商,而雅化集团的供应对象则直接为特斯拉。这一变动,无不彰显马斯克的“司马昭之心”。

高续航里程的需求,是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需要持续面临的问题。在特斯拉“电池日”上,“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能量密度和续航里程”成为基调。而以氢氧化锂作锂源制备的三元材料,颗粒更趋于均匀,这是高性能动力电池逐步采用氢氧化锂做锂源的原因之一。

近些年来,特斯拉将降低成本的重心之一放在电池上。在电池技术路线上,特斯拉采取了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并举的策略。部分车型配备磷酸铁锂电池后,成本更低,这也是包括Model 3在内的车型得以大幅降价的直接原因。

但在自制电池技术路线上,特斯拉依然对高镍三元路线报以坚持。并且,其在去年发布了新一代圆柱型4680电池。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表明要自建电池产线,特斯拉短期也无法实现动力电池的大规模量产。“虽然特斯拉拥有大量的电池技术,但整体的电池产线技术可能并不成熟。”前述新能源汽车行业分析师表示,短期内,特斯拉依赖外部电池供应商的局面难以改变。

动力电池的饕餮大餐

“明天会很忙,Model Y新车到店,很多人说要来看车。”1月2日,前述特斯拉销售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次国产Model Y所采用的是三元锂电池,这与此前工信部公布的2020年第12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的车辆信息一致。

Model Y超出预期的大热,或将影响国产Model Y的出货目标,让特斯拉的产能提升变得更大大胆。

据媒体早前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2021年特斯拉(上海)工厂计划生产约55万辆汽车,其中Model 3车型为30万辆,Model Y车型为25万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国产Model 3标准版的电池容量为55kWh,长续航版的容量则为77kWh。新款国产Model 3 电池容量没有变化。此外,工信部公布的Model Y电池容量为77kWh。据此测算,55万辆国产特斯拉需要的动力电池装机量最高达42.35GWh。

特斯拉电池目前的主要供应商为松下、LG化学和宁德时代。这其中,特斯拉(上海)工厂的电池供应商为LG化学和宁德时代。

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掀起的动力电池饕餮大餐,是目前任何一家动力电池厂商所无法独吞。201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宁德时代、松下、LG化学动力电池装机量位居全球前三,分别为32.9GWh、28.5GWh和15.4GWh,这些数字仍低于55万辆国产特斯拉所需要的动力电池最大需求。

而分食这块大蛋糕之时,产能供应成为各家争夺份额时的重要支撑。以宁德时代为例,百亿扩产成为该公司近日最受关注的事件。

2020年2月3日,宁德时代宣布与特斯拉签订协议,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供货时间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从供货量上看,宁德时代不及LG化学。但在高量产目标的预期下,宁德时代向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力度有望加大。

12月29日晚间,宁德时代连发三条公告,拟建设或扩建三个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不超过390亿元,以进一步夯实其在动力电池装机量的榜首地位。

三大电池供应商的竞争还将延续。据悉,LG化学上个月对外宣布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向特斯拉供应其超高镍三元锂电池,而这款电池计划在今年第二季度量产,并用于国产版Model Y以及下一代电动汽车车型。

除此之外,针对特斯拉公布的新一代电池,外部电池供应商也在加快特斯拉新电池的试制节奏。近日,据媒体报道,特斯拉三大电池供应商之一的松下,计划最早于2021年开始试产用于特斯拉电动汽车的4680新型电池。一旦提前试制成功,松下便可以早日增加获得特斯拉订单的机会,此举无异于“虎口夺食”。

而LG化学更早前便表示,其研发的新电池规格与特斯拉4680电池完全吻合。而宁德时代也在积极布局圆柱电池生产线,为未来的竞争增添变数。

(作者:曹恩惠 编辑:李清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游体育_亚游体育网_亚游体育平台地址 » 王者的野心与无奈:特斯拉降价背后的动力电池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