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微众银行为什么会和“蛋壳们”纠缠在一起?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陈斌

蛋壳的爆雷让“租金贷”再次甚嚣尘上,舆论纷纷指向提供资金方的微众银行,作为放款方,微众显然是知道“租金贷”的风险,但或许是在高收益的诱惑下,微众仍大力拓展该业务。

而作为民营银行的新秀,或许没有经历过金融危机才让其对风控不够严格,最后演变成一场租户深受其害的闹剧。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长租公寓品牌蛋壳的“爆雷”也牵连到与之绑定“租金贷”的微众银行。

12月2日,微众银行针对蛋壳公寓事件发布公告称,所有受蛋壳公寓事件影响的微众银行客户,剩余贷款本金将给予免息延期,在2023年12月31日之前,微众银行不扣款、不计息,不影响信用记录。

与此前微众银行公告的2021年3月31日之前,租客征信不会受到影响看似有“让步”,但实际上微众银行在爆雷之前是“租金贷”的受益者。作为蛋壳、自如“租金贷”的合作方,微众银行提供给“租金贷”的贷款利率在10%左右,如此高的收益率对于微众银行而言是丰厚的。

不过随着蛋壳的“爆雷”,微众银行也深受其害。而微众之所以会和“蛋壳们”纠缠在一起,与其商业模式脱不了干系。

作为互联网银行,微众没有传统银行线下多网点低息揽储的存款优势,同样,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经营多年,绝大部分对公业务优质客户掌握在手中也让“微众们”望尘莫及。

因此微众只能另辟蹊径靠高利率资产覆盖高成本负债,而高收益天然伴随着高风险。

显然,此次长租公寓的“租金贷”便是血淋淋的教训。而高利率的“微粒贷”作为微众银行挑大梁的角色,后期是否会发生“租金贷”类似的事件需要微众有足够强的风控以应对。

高企的负债成本“倒逼”微众银行接受“租金贷”

作为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无疑是第一梯队的尖子生,自2014年获批成立以来,其发展不可谓不迅猛。仅从资产规模来看,由2015年的96亿增长到2019年的2912亿,尤其是2018年实现跨越式增长,资产规模由2017年的817亿增长到2018年的2200亿,仅一年时间就增长近1400亿。

资产规模的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存款的增长。2018年微众银行存款余额1549亿元,而2017年仅为53亿,较2017年飙涨了28倍。而此前一直依赖的同业负债由2017年452亿下滑至207亿。

为何会同时出现存款的爆发式增长和同业负债的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2018年微众银行推出高息揽储神器“智能存款+”。

公开资料显示,智能存款是民营银行为主要发起者的线上创新型银行存款产品。其底层资产以三年或五年期定存为主,通过收益权转让给第三方机,且受《存款保险条例》保护。

2018年8月,微众银行推出存款产品“智能存款+”,9月份正式面向大众开放,该产品为5年期定存产品,实行阶梯利率,存的越久、利率越高。当时存款时间在1个月内、1-3个月、3-6个月、6个月-1年、1年-5年对应的提前支取利率,分别对应为2.8%、4%、4.3%、4.4%、4.5%。

值得关注的是,在当时互联网货币基金、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跌大背景下,“智能存款+”凭借着存取灵活、收益高等优点,一上线便风靡市场。而后,多家民营银行相继推出智能存款产品。

不过,好景不长,微众银行“智能存款+”推出后仅4个月,12月28日,便宣布称由于销售火爆,“智能存款+”即将售罄,因此限时开放存入。

据媒体报道,彼时监管层约谈相关方,主要考虑到一旦出现投资者集中提前支取,容易产生流动性风险;另外则担心高利率可能扰乱市场。

放弃低成本的同业负债转而用高成本来揽储,这其中跟监管调整同业负债有关。

根据原银监会2014年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额的三分之一。2018年年中,监管机构将民营银行纳入监管范围,且要求民营银行在2019年末之前达标。

监管的规定让微众银行不得不高利率抢存款压降低利率的同业负债。

2017年数据显示,微众银行同业负债452亿,占总负债比例为62%。经过2018年的高利率抢存款,微众银行同业负债则从2017年末的452亿元下降到2018年末的207亿元,在总负债占比从2017年末的62%下降至2018年末的10%;存款比例从2017年的7.27%大幅升至2018年的74.38%。

这一情况,亦出现在其他民营银行财报上。网商银行吸收存款占负债比例从2017年的34.24%升至2018年的47.49%。

负债端成本的大幅上升“倒逼”微众银行去寻找高收益率的资产,而彼时风靡一时的“租金贷”自然成为互联网银行们的香饽饽。

微众银行介入“租金贷”无异于饮鸩止渴

2015年长租公寓的遍地开花,让这些披着皇帝新衣的“新物种”开发出租金贷这一金融模式。

所谓“租金贷”,指的是租客在与长租公寓企业签下租约的同时,与该企业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一般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相应的贷款利息一般由长租公寓代为支付。

正是租金贷这一模式,才在短时间催生了数千家长租公寓企业,而蛋壳便是其中的头部企业。

在一片火热的情况下,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消费金融机构也开始介入房租分期贷款市场中。如2017年年底,中信银行、建设银行等银行纷纷推出住房租赁贷款产品,对符合条件、有长租需求的个人发放,用于一次性支付租金等租房相关费用。

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下半年,“租金贷”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后,其背后的银行资金也慢慢进入了人们的视线。或迫于压力包括建设银行、北京银行、平安银行在内的多家传统银行声明暂停了与租房相关的贷款业务。

商业银行的退出,给了微众、华瑞这类民营银行更多的业务。而作为民营银行,相对于商业银行对个人的贷款资质审核而言,显然要求较低,而且本身负债端的利率较高,有这么高收益率的资产,自然成为它们争抢的香饽饽。

而微众银行作为互联网银行排头兵,深度参与到了蛋壳公寓和自如的“租金贷”业务中。自如与蛋壳作为头部的长租公寓品牌,几乎垄断了整个长租市场。

根据租客提供的数据显示,微众银行在长租公寓中的租金贷只有租客租期超过一年才可以用,一般年利息为10%左右。

从蛋壳公寓的租金贷比例来看,2017、2018和2019年,选择租金贷的租户比例分别达到91.3%、75.8%和65.9%,贷款金额也已达到数十亿元。

有意思的是,蚂蚁金服参与了蛋壳公寓的融资,而网商银行却不是蛋壳公寓的主要合作方,取而代之的却是微众银行。或许网商银行知道“租金贷”业务属于高风险高收益,转而放手留给其它银行。

微粒贷扮演微众银行“挑大梁”角色

其实观察微众银行的业务,不论是面对B端还是C端用户,都倾向于高利率定价。

在B端,微众银行推出“微业贷”;C端推出“微众银行App”、“微粒贷”、“微车贷”等产品。

2017年,微众银行推出了“微业贷”业务。微业贷是专门面向小微企业的纯信用贷款。在推广平台显示,微业贷按日计息,每日0.03%-0.05%,年化利率11.95%-18.25%,最低每日可至0.01%。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微业贷业务已累计放款超3200亿元,已为超150万企业法人提供服务,较2019年11月末提升近87.5%,全国企业有贷户中,7%是微业贷的客户。

有媒体报道,尽管微业贷的办理渠道是全线上的,然而其业务推广渠道却采用了传统的代理机制。报道进一步表示微众银行只认可二级代理,如果三级代理可以招到四级代理也是可以的,但是只能使用二级代理的“内邀专用码”。其介绍到,要想拥有自己的“内邀专用码”则需在一级代理方开后台,且需要2万元的费用。

被爆出代理制后,微众银行立马暂停接受由合作方推荐的客户申请。并辟谣称,其仅与少数机构合作,由合作伙伴为具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客户推荐申请微业贷,不存在所谓“微业贷代理”、“二级代理”等合作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最早推出面对C端的产品微粒贷,一直扮演挑大梁的角色。

根据年报,截至2019年末,“微粒贷”已向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近600座城市超过2800万客户发放超过4.6亿笔贷款,累计放款额超过3.7万亿元;授信客户中约77%从事非白领服务业,约80%为大专及以下学历;笔均贷款约8000元,超过70%已结清贷款的利息低于100元。

天量的放贷规模和存量规模,对于一家没有线下门店和揽储优势的互联网银行来说,放贷资金来源无疑是最大的难题。而微众银行通过联合贷款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难题。

公开资料显示,微众银行已与超过50家银行达成联合放贷合作协议。其中,既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邮储银行等政策性银行和国有大型银行,也包括浦发、兴业、华夏等股份制银行,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各地的城商行。

此外,微粒贷的日利率普遍在0.05%左右,年化利率达18.25%。这类借款用户属于次优级用户,不仅是当下很多消费金融公司都在力争的客群,也是很多银行逐渐开始下沉的用户群体。

高额的年化利率也带来了客户的投诉,黑猫投诉上显示,微粒贷的累积投诉量超6000人,绝大部分涉及暴力催收。

作为一家成立仅6年的民营银行,从规模上来看,微众发展迅猛,不过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其将利润摆在了首位,而将风控旁落。金融机构最重要的是风控能力,反观微众银行,为了高收益率的资产,不惜甘冒大风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游体育_亚游体育网_亚游体育平台地址 » 微众银行为什么会和“蛋壳们”纠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