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40大城市人均收入:7城超6万元 长三角最富

40大城市人均收入: 7城超6万元,长三角最富

作者: 林小昭

一般来说,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就业机会较多,工资水平较高。那我国各大城市收入水平究竟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梳理了40个重点城市(包括23个GDP万亿级城市以及其他一二线城市、省会城市,哈尔滨、长春等个别重点城市数据暂未发布,在此未纳入统计)的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后统计发现,目前共有7个城市人均收入超过6万元,整体来看长三角地区的收入水平最高。

需要说明的是,包括广州、武汉、合肥、济南、沈阳、太原、兰州、银川公布的数据,只有城镇和乡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数据,没有全体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数据,第一财经记者根据这些城市2019年的常住人口和城镇化率,推算出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该数据与最终的实际数据可能存在一定误差,仅供参考。

上海领跑

数据显示,40个城市中,2020年有7个城市人均收入超过了6万元,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苏州、杭州和南京。包含了四大一线城市以及苏州、杭州、南京这三大来自长三角的新一线城市。这7个城市的GDP总量均位居我国城市GDP前十名。

其中,上海是唯一一个突破7万元大关的,达72232元。上海市统计局的分析指出,2020年上海市居民收入增长总体情况在疫情下呈现几个特点:居民收入增幅呈现出一季度平稳、二三季度明显回落、四季度企稳回升态势;疫情对农村居民收入影响相比城镇居民更快减缓,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民生保障措施有力,促使转移性收入在疫情下成为“稳收入”的最重要因素和贡献力量;居民收入绝对水平继续领先全国,增幅位列全国中游。

北京的居民可支配收入达到了69434元,接近7万大关。总体上,上海和北京这两大强一线城市的居民收入在全国处于绝对领先位置。近年来,我国收入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而京沪是这些高收入行业最集中的地区,带动了居民平均收入的提升。

来自华南的两个一线城市深圳、广州与沪京存在一定距离,两市的人均收入分别为64874元和63289元。

根据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发布的最新统计结果,2020年深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4878元,比上年名义增长3.8%,名义增幅比上年回落4.9个百分点。构成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四大项中,工资性收入、财产净收入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受疫情影响,居民在外就餐和服务消费有所减少,经营净收入负增长;人均转移净收入-2243.30元,比上年-2568.81元增加325.51元。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一线城市商机多,工作机会也多。商机多意味着企业能赚钱,工作多意味着个人能赚钱。总体上,一线城市 “钱生钱”比较容易,商业贸易发达,赚钱比较容易。

彭澎说,一线城市收入高与产业结构有关,这些地方的金融、互联网产业发达,头部企业多,总部经济发达,企业“董、监、高”群体多,富人群体多,中层白领也多。高新产业、新兴产业发达,产业新,赚钱、盈利能力也比较强。

长三角高收入城市最多

在四大一线城市之后,来自长三角的三个新一线城市苏州、杭州和南京人均收入也超过了6万元大关,紧追广深。这三个城市高新产业、新经济发达,集聚的财富也多。

以苏州为例,2020年全市高新技术企业申报数、认定数、净增数和有效数创历史新高,年末有效高新技术企业达9772家,逼近1万家,继续位居全国第五,仅次于四大一线城市。

杭州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4290亿元,增长13.3%,高于GDP增速9.4个百分点,占GDP的比重为26.6%,较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数字内容、软件与信息服务、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产业增加值分别为3113亿元、3441亿元和1090亿元,增长12.7%、12.9%和14.7%。

南京全年净增高新技术企业1871家,总数达6551家,增长39.98%。全年新增创业板、科创板上市企业3家、5家,新增上市企业12家,上市公司总数达126家。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随着科技创新成为发展的基本动力,大学、科研机构、文化基础设施集聚的城市,既有的技术资源、科技基础优势得到发挥。比如南京高校实力雄厚,近几年充分发挥了科教资源优势,大力打造科创名城,发展新兴产业。

不过,目前南京与北上深广等城市在新兴产业发展上仍存在一定的差距。近期公布的《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有高原但无高峰,创新能力还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

从区域分布来看,长三角高收入城市最多,在前十的城市中,包括了上海、苏州、杭州、南京、宁波和无锡。相比之下,珠三角的城市中,在广深两个一线城市之外,其他新一线、二线城市与长三角同类型城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

彭澎说,珠三角整体收入数据不如长三角,有多个因素,一方面,广东原先产业结构主要是以三来一补为主,劳动密集型企业较多,常住人口中,外来常住人口占比更大,非户籍人口收入相对没有户籍人口高。而长三角原来的国企较多,集体经济更发达,统计也比较规范,户籍人口占比更大,收入也比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收入水平并不高,比如福建的两个万亿级GDP城市泉州和福州,全体居民人均收入仅为4万出头,不仅远低于长三角和珠三角的重点城市,而且与中西部的长沙、武汉也有较为明显的差距。

这与福建的产业结构有关,福建是民营经济占比最高的省份之一,包括泉州等地以民营企业尤其是纺织鞋帽等轻工业为主,相比国有企业,这些民营企业的收入要低不少,而城乡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大头,福建相当多的人从事商业,这方面的统计相对难以体现在收入统计当中。

福建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开明对第一财经分析,福州、泉州收入低,一方面有统计口径的原因,另一方面也说明福建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不如长三角、珠三角等地,相比传统产业,高新产业收入相对更高。

长沙超越青岛天津

从数据来看,40大城市中,全体居民人均收入超过5万元大关的城市共有16个,其中前15名均来自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只有第16名的长沙是唯一一个来自中西部地区的城市。长沙的收入水平也超过了东部沿海的青岛、天津、福州、泉州等地。

数据显示,2020年,长沙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1477.60元,同比增长5.7%。在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长沙的物价、房价都保持较为稳定的水平。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今年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长沙CPI上涨1.8%,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7个百分点,低于全省平均水平0.5个百分点。长沙市涨幅在全国36个大中城市中排第30位,在全省14个市州中排第11位,在中部六省省会城市中排第6位。

长沙之后,中部龙头城市武汉去年受疫情影响较大,收入出现下降。2020年,武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0362元,比上年下降2.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057元,下降2.9%。不过,随着武汉迅速回血,收入也在快速提升。

尤其是武汉的高新技术、新兴产业快速发展,也有利于收入的回稳和提升。截至2020年底,武汉全市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达到6259家,是中西部地区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过去一年,在遭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武汉全年地区生产总值重回全国城市前十,科技创新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40个城市中,人均收入最低的10个城市均低于3.7万元,除了石家庄和海口外,其余城市均来自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较为集中,一方面,西部地区大多数城市的高新产业、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发展要比东部地区滞后不少,整体收入水平较低。

另一方面,对不少西部城市来说,城乡差距较大,全体居民收入水平也会受到影响。因此,西部地区还是要加快城镇化和工业化的步伐,加快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游体育_亚游体育网_亚游体育平台地址 » 40大城市人均收入:7城超6万元 长三角最富